乐橙lc8

时间:2019-11-15 15:34:47 作者:乐橙lc8 浏览量:44665

       乐橙lc8伟刚问我:在哪里混的, 我说我三营房的.当时我们那里几块地方的人出去特别有名,能打,人多,混得开,三营房是其中一个,一般外面人很少敢欺负三营房的人. 伟刚说哦,你家谁当兵? 我说我爸我哥都在海军, 伟刚说嗯,那他们都特能打是吗? 我说我哥打架还行,也叫得到人,说的时候有点自得. 然后进去旁边的房子,过了会他左手放在背后,右手端了盘花生,走了出来,旁边他的几个兄弟都在聊天,看到他出来就很怪异地看着我,我却不知道怎么回事.伟刚把花生放下说你先吃着. 我也不客气,伸出手去拿花生要吃.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   当天晚上, 便传来了阿飞的消息. 消息是郭敬带来的, 他有个月浦朋友告诉他, 阿飞那天被车撞断了两根肋骨,只休息了一天就去了广州,昨天他从广州回来, 带来四个马仔, 放出话来要卸了中涛的两条腿...” “你这是在自寻死路.”我心想,”是时候去对付阿飞了,要为中海报仇.”那四人听我这么一说,看了跪在地上的小飞一眼.然后互相望了望,也不说话,慢慢退到了一边,却不离开.我看他们站到了旁边,便问:”你们不走吗?” 先前和小飞说话的那个壮汉说:”你们打残了他,我们送他进医院,你们打死了他,我们替他收尸. 我们是同乡.”我听他这么说,心里暗自惊心.想这几个必定不是普通的混混. 这时候,中涛已经走到了小飞身边,恶狠狠地说:”那好,你要了我哥一条腿,我就要你一条腿,外加一只手做利息.”小飞惊恐地坐倒在地,说:”你放我一马吧.话未说完,便是一声惨叫,中涛手里的刀已经劈了下去,重重砍在小飞左手臂上,小飞捂住左臂就要向外爬去,这时候,便听黄勇大叫一声,”打啊” , 然后就听到辟里啪拉声,数不清的脚踢向了小飞,地上的小飞这时也已顾不上护住头部了,只是捧着手在地上翻滚惨叫.

       星期一我起了个大早,买了早饭赶到黄珏家楼下. 接了她,一起来到公车站等车…周一的早晨, 一片忙碌景象, 自行车汇成洪流,和着来往人群,浩浩荡荡地荡漾在大街上, 街边不时能看到冒着热气腾腾烟雾的各式早点小摊,我和黄珏拥挤在密不透风的公交车厢内,紧紧依煨着对方,黄珏在我耳边悄声说:”以后你每天早上都要送我到车站,下班在车站等我.”我笑着说:”那我把网吧开到你公司隔壁算了.反正南京路美女也多,我没事就站门口看看美女…”黄珏狠狠拧了我一把说:”你敢?”这时候,汽车猛然一个急刹车,我赶紧搂住黄珏,趁机偷偷亲了她一下, 车上一片咒骂声,黄珏则羞红了脸,偷偷低下了头…到了锋锋家,门开后,他一下惊呆了:”周周…你…你怎么…”我摇摇头,问:”你家有人吗?”锋锋摇摇头,忽然醒悟过来,让开身子道:”赶快进来,你TM怎么了?谁把你伤成这样?”我一边摇头一边往他家门里走了进去.门关了之后,锋锋冲到洗手间,拧开水笼头喊道:”先冲一下头,操,你的后脑门破了,还在流血啊.”我苦笑着走进洗手间,把头凑到水笼头下去冲,一边冲洗,一边看见水斗里的水全染成了红色.这时候,我方始觉得浑身发软.想是流血多了.洗了几下,眼见止不住血,锋锋掰着我的肩膀把我扶了起来,他举着手里的一个罐子道:”喷点喷雾吧,先止下血.”说着,拿过旁边的毛巾,帮我把后面的头发擦干.一擦之下,顿时痛得我咬牙切齿…擦干了头发,锋锋沉声道:”忍住.”一边就把那瓶喷剂朝着我脑后喷去.只听嗤嗤几下,立刻就如同烫红的烙铁印到了我的后脑勺上一般,疼得我闷哼了起来…“什么又是两个?”我对着电话问道.”昨天晚上到今天早上,带上雷老虎,已经有三个金自民的人死在自己地头了.” “什么?”我惊问,心里开始隐隐觉得这事情颇有些麻烦.”还有两人是谁?”我问庄宏.”一个叫周萌,另一个叫黎晓,这两人都是以前金自民的得力兄弟.他们在一家KTV包房里被人割断了喉管.我听到有人传…”庄宏的语气有些犹豫…”传什么?”我问他说.”有人在传这些人的死都和你有关,说是你和伟刚合着报复金自民.”啥?”我大声说道.”他*谁在传这话,我和金自民之间从来就没有过节.”庄宏急道:”你别急,听说也没啥证据,警察已经在查这事儿了.”我哼了一声,说:”我不急,我怎么会急…” 挂了电话,我长吁了口气,自言自道:”我不找麻烦,这麻烦倒找到我头上来了.看来,还有些债我没有清干净…”

       我走到驾驶舱旁边,拍拍车门,天灵灵霍地一下坐直身子,看了过来.”周周哥…你来啦.”他的语气焦急,一边推开车门下了车.”耀兵…他…” “我知道,他死了.”我低声说道:”现在我们找个地方把他扔了吧.””但是..扔哪里去呢?天灵灵问道. 我绕到另一边,拉开车门爬上汽车.说道:”走,去吴淞大桥.” 汽车行驶在黑漆漆的逸仙路上.我不顾外面的寒风,把窗户敞开,但是车后那浓浓的血腥味依然一阵阵地扑向我的鼻端.我把头伸到车窗外,任凭那猎猎的风声如刀般刮过我的面孔…也不知开了多久,前方的路渐渐多了些亮光…终于到了吴淞大桥,我让天灵灵把车停到了引桥旁,下得车来,朝着桥下望去,看见的是一片黑暗,闻到的是阵阵的潮气…我指着前面说道:”向引桥下走,那里有片石滩,把车后那根大绳子带着.我们把人抬下去…”当我李全德走出会议室的时候, 我感觉背上凉嗖嗖的,用手摸去, 隔着衬衣,发现自己早已出了一身的冷汗. “砰”的一声,我听见外面的门又关上了,便站起身来,走了出去.白轩正在外面客厅的走廊里看着我.我朝她笑了笑.白轩向着我点点头,问:”他怎么又出去了? 你还不走?”我说:”他让我在这里等会,他出去找两个人.”白轩冷冷应了一声,别过身就向着楼梯走去.我看着她的背影,问:”你是在这里上班么? 怎么经常那么晚都在?”这时候,白轩已经走上了楼梯,听我问她,便停下了脚步,回过头来看着我说:”这关你什么事?”说完,便转身上楼去了.只留下我站在客厅里发呆.送走了白轩,我一个人走街上.这时候,刮起了风,我紧了紧手臂,感觉有些冷…杀了成哥…这个念头如同鬼魅一般折磨着我,我的眼前又出现了叶世杰和叶颖的面孔…难道,这么些年以后,我又要对成哥做这些事情了么? 我痛苦地低下头去,看着地上. 我一直挺喜欢成哥 .却没想到,在这么些年以后,在伟刚让我去杀了叶世杰以后, 同样的事情又会再一次发生,只不过这一次伟刚换成了金老板,叶世杰则变成了成哥… 我又怎么能下得了这手.我暗暗问自己… 可是,我却又没有办法去说服成哥,不再对付伟刚. 想到伟刚,我忽然就想起了刚才李全德对我说过的那番话,连伟刚这样的人,遇到了金老板,都会作出这样的选择.可想而知,金自民这人是多么的可怕,要是我和他作对… 我的内心纷繁而扰,苦脑不已,忍不住就大声喊叫了起来.叫声回荡在午夜空旷的街道上,远处路上零星的行人都朝我这里看了过来

       李明强对他弟弟小李非常好,从没让他在外面吃过什么亏.和我们几个关系也都不错,听说出了这事就过来一起看看.伟刚涂完最后一笔,直起身体, 后退一步,端详着墓碑.过了会,他点点头说:”老石死了有两年了,这两年清明,我都会来看一看他.人死了,我们能做的,也只有这些了. 我总希望我们还活着的兄弟,能够过得好一点,不要出什么意外,我也不希望在这里看到更多的兄弟.”说完,伟刚有意无意地看着我.我点点头道:”伟刚哥,既然今天我又来这里找你,就会好好和你一起干.”伟刚笑着点了点头,走上一步,摸了我摸的头,道:”那就好,黄毛和你是好兄弟, 我想你以后也可以象黄毛一样帮着我…”我看左右无人,从口袋里掏出五百块钱,塞到她手里,轻声说道:”实话和你讲了吧,我们有些事情想找赵可帮忙.有朋友介绍咱们来这里,你就帮忙引见一下吧.”那妈妈望了望手里的钱,又看了看我,忽然笑道:”那好,你们先坐,我去同赵可说一声.”忽然,她沉下脸来,望着我道:”你们要是想来找麻烦的,我现在就劝你一句,趁早走开.”我拍了拍那妈*手,说:”你放心,就咱们两个,要真敢来这里找赵哥的麻烦,那不是寻死么?”她听到这里,眉眼上才浮出笑意,道:”那你们先在这里坐着.”说罢,转身关门便走了开去.见那妈妈走了出去,黄毛问我道:”为什么要这么费事? 咱们进来直接找他就行了,或者索性你就让李顺太引见咱们,这样不更省事么?”雨渐下渐小, 我的身体却越来越冷, 二十分钟过去了, 还是没有等到成权刚, 石岩在我左边拍了拍我,道:”你的消息不会错吧.”我说当然不会,他冷笑了一声,道:”要是今天人没等到,那就去金老板那里解释吧.”这时,对面街上忽然出现了几个身影,打着伞,向着金门饭店走去,石岩赶紧问:”是他们么?”申叔在旁边说道:”不是,不会是, 这里面没有成权刚, 体形都不对.”我朝着对面仔细看去,一共有四人, 这时,走在最后的那人忽然回了下头,露出了一部大胡子.”张飞.”我心里突突跳了几下, 李毅果然知道了我的意思.我松了一口气,脸上露出微笑,道:”快了吧,估计不到十二点,成权刚一定会到.”

       中涛一挥手,带着人就要往里走,我说慢,拦着中涛说:”里面动手不方便,外面人少,地势又开阔,我一个人进去把他们引出来.”阿强说:”我跟你进去.”我说不用.一边就向里走去.重新进了火锅店,门口站着的服务员见我头上缠着梆带,重又走了进来,脸上露出惊讶的神色.我一看那桌人还在那里划着拳喝着酒,便低下头,顺手从旁边地上操了个酒瓶.掩着脸慢慢向那边走去.我走到刚才用啤酒瓶砸我那人身后,猛地仰起脸来,大喝一声,举起手里的酒瓶子,向着他的侧前方脑门用力敲去.啪搭一声,酒瓶碎了,啤酒沫混着血水流满了他的脸,我抛下手里的半个酒瓶,就向外跑去.耳里听到身后的惊叫声和呼喝声.在这样的天气里骑车,是件很奇妙的事情.先是寒意侵身, 没过多久, 便开始浑身燥热, 脸上被冰凉的雨水浇灌着, 闷而不透风的雨批下, 却包裹着汗津津的身体.雨越下越大, 似乎整条逸仙路上只有我们三人三骑…我的双脚机械地蹬着踏板, 大脑一片凌乱…怎样才能把消息传出去,告诉张飞他们呢? 这时候, 我才忽然发现, 这个世界似乎离了手提电话, 就无法正常运转. “只能相机行事了.”我暗叹了一声,对自己说道. 这时候,左边的车行道上忽然开过一辆小车,车速飞快,右轮开过了一个积水的小洼, 哗的溅起一道水幕,飞罩到我们头上身上,虽然穿着雨衣,但脸上脚上还是被溅到不少脏水.我暗骂了一声,抹了下脸.忽然就听见后面响起一声怒吼.接着一人一骑飞快地超过我,向那辆小汽车追去.这人正是石岩. 那汽车行得飞快,却哪里追得着.

       我刚站起的时候,腰间感觉一阵剧烈的疼痛,身体就象要裂开似的,但是这股剧痛反而令我更加清醒,我朝着斜对面几百米处的永清商场狂奔而去,此时,我身后传来了惊喝声:”TMD周周跑了,快追,快追…”街对面传来了汽车发动的声音.我跑了十多步,才发现自己的膝盖处也隐隐作痛,咬了咬牙,我回身望去,大雨中几个人影在我身后腾腾腾地追着,跑在最前面那人,头皮白生生的,在雨中分外耀眼,赫然便是和尚.我回过头去,继续狂奔,一边奔跑,一边大喊:”杀人了…杀人了…”我的喊叫声惊动了在路边屋沿下躲雨的一双双目光,纷纷都朝着这里望来…后面的和尚越追越近,一辆面包车也朝着我这里开了过来.我跑上了人行道,眼看前面就是永清商场,身后和尚离我只有几步远了,他一边跑一边朝前伸出手来…和中海在上岛咖啡坐了半天,出来的时候天色都已经发黑了.我带着他直接来到了小李家门口.中海说我就不上去了,你去把明强叫下来吧.我便上楼敲门,小李开门见是我,便问:"怎么啦周周,来有事吗?"我说你哥他们在吗,小李说在,我说那把他叫来吧,我有事要跟他商量.小李回头喊了一声,明强便出现在我眼前.看到我明强问:"又什么事情呢?"我说明强哥我想跟你聊聊.明强说那先进来再说吧.我说明强上面人多,我们下去说吧...四点半的时候,我从床上爬起,感觉人略微精神了些,热度似乎也退了.于是便穿起衣服,下楼打了辆车去南京路接黄珏下班.5点半多一点.我在她们楼下等到了黄珏,她今天穿了件黑色的短夹克,分外的精神,见了我的面.她便拉着我撒娇说有四川路某商场的优惠券,想去那里逛街买衣服,我想自己也有很多日子没陪她了,于是便一口答应,陪着黄珏来到四川路上.到了商场,黄珏如同鱼儿见了水一般高兴,拉着我东试西挑,足足耗了两个多小时,买了一大堆衣服,还硬给我买了条皮带.这才作罢,兴高采烈地出了商场.”我们去吃火锅吧,”黄珏拉着我说.这时候,我感觉自己又开始有些不舒服了,人晕晕的,一摸额头有些发烫.但我却不想扫了她的兴致,于是勉强笑着说:”好啊.”